當前位置︰首頁 > 新聞中心 >集團要聞 >宋志平出席第一屆中國國有企業研究論壇,談國企改革的成就與挑戰

集團要聞

四川长牌注册

來源︰  發布時間︰2019-11-11

微信圖片_20191111141033.jpg

       11月9日,由中國國有企業研究院主辦、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協辦的“2019(第一屆)中國國有企業研究論壇”在中國大連高級經理學院舉行。國務院國資委改革辦常務副主任尹義省,中國大連高級經理學院常務副院長、中國國有企業研究院院長董大海等出席論壇並發言。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,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會長宋志平出席論壇並作了題為《國企改革︰我們的成就和挑戰》的主題演講。

       本屆論壇以“國企改革攻堅戰”為主題,國資監管部門相關領導、國企智庫專家、知名學者、國有企業家等百余人匯聚一堂,圍繞國企改革政策思路、前沿理論、實踐經驗等問題展開了深入交流與探討。

分享精彩演講實錄︰

國企改革︰我們的成就和挑戰

——在第一屆中國國有企業研究論壇的演講

宋志平

微信圖片_20191111141041.jpg

       大家好!今天非常高興來大連高級經理學院參加首屆中國國有企業研究論壇,本次論壇主題是“國企改革攻堅戰”。論壇開始前,我還問董大海副院長“攻堅”指的是什麼,結合論壇主題,我和大家分享關于國企改革的觀點。

       國企改革是一個沉重的話題。我在國企工作整整40年,搞改革也有20多年。1994年,國家搞現代企業制度試點的時候,我當時所在的北新建材就是試點企業。2014年,國務院國資委推出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,我所在的中國建材集團又是試點企業。國企改革我“試”了20年,從“黑發人”試到了“白發人”,我也希望國企改革能盡快完成。2020年要完成國企改革的任務,論壇的主題聚焦“攻堅”,我們今年還是要攻關。

       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《決定》里提出,“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,增強國有經濟競爭力、創新力、控制力、影響力、抗風險能力”“有效發揮國有資本投資、運營公司功能作用,健全勞動、資本、土地、知識、技術、管理、數據等生產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,按貢獻決定報酬的機制”等重要思想,具有重要的含義。我們要深刻理解、加強學習,在這個基礎上指導國企的改革工作。今天我分三段話和大家進行交流。

第一,我們破解了國有經濟和市場經濟結合的世界性難題

       國企改革40年我們都解決了什麼?我們破解了一個難題,就是國有經濟和市場到底能不能結合。按照西方社會的回答是否定的,他們認為國有經濟和市場是不能結合的。因為西方國家搞過國有化運動,也搞過私有化運動。上世紀80年代,密特朗總統上台後在法國搞國有化運動,後來右派又搞私有化運動,現在基本是私有化的體制。目前搞國有企業的,大多是一些小國家,效果並不是很好。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,我們在做一個艱難的探索,到底國有經濟和市場經濟能不能結合起來,這一探索歷經40年。剛才有嘉賓談到國企改革時間太長了,那是因為這場改革太難了,可以說是個世界難題。

       為什麼說我們破解了這個難題呢?大家看到這些年,國有經濟在快速發展,民營經濟也在快速發展,盡管過程中有些磕磕絆絆,但國企和民企共同支撐中國經濟的發展。在今年的世界500強中,中國上榜企業有129家,大陸有119多家,國企有87家,央企有48家。有人認為世界500強是500大,不優也不強。我的看法是,當年國務院國資委成立之初,我國世界500強企業只有2家,十幾年來我們的進步是明顯的,當然企業如果能優能強更好,這也是我們奮斗的目標。由此看來,國企改革還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績。

       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《決定》里提出混合所有制經濟,這個提法非常好。這是一個新的企業制度,用這個新的企業制度來解決國有經濟和市場怎麼結合,可以說終于找到了一個方法或者說是一個特色。因為中國不能一概去搞私有化,但又要搞市場經濟,所以我們必須找到融合的方法。十八屆三中全會《決定》定義了什麼是混合所有制,十九屆四中全會又專門把混合所有制提出來,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,增強國有經濟的競爭力、創新力、控制力、影響力和抗風險能力。也就是說,發展混合所有制仍然非常重要。混合所有制就是一把金鑰匙,是解決國有經濟和市場經濟相連接的紐帶。

       2013年在成都舉辦的《財富》全球大會上,有場關于國企和私企的論壇,回答問題很有挑戰,因為當時國企的輿論環境並不是很好,美國耶魯大學的資深教授史蒂芬?羅奇做主持,他過去是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經濟學家。論壇開始,羅奇就問我︰“宋先生,您怎樣理解讓中國國企成為充分競爭市場中的一員?”“您認為20世紀90年代關于國企上市的這個決定,是不是推動中國企業提高競爭力的主要力量?”我說,“您的問題就是答案,中國的國企是經過這麼多年改革的國企,是被上市了的國企,是混合所有制的國企。中國的國企和西方理解的國企是不一樣的,和計劃經濟時期的國企也是不一樣。此國企非彼國企,此央企非彼央企。”

       大家知道,中國建材是央企,可資本金項下只有25%的國有資本,75%是社會資本。我過去工作過的國藥集團,資本金項下只有35%左右是國有資本,65%左右是社會資本。中國的國有企業是新型的和市場經濟混合了的國有企業,過去大家認為國有企業政企不分、沒有效率,後來發現國有企業迅猛發展。其實這是有內在原因的,原因就在于改革,就在于國有企業找到了一個方法。

       混合所有制最重要的是“改”而不是“混”。十四屆五中全會提出國企改革的方向是股份制改革。然而不幸的是,我們很多企業上市了,但後來大家把國有控股公司視同為傳統的國有企業,又把國有企業視同為國家行政單位。對任何行政部門的要求,後面都會加上國有企業參照執行。國有企業後面再加一個括弧,含國有控股和相對控股的企業,所有的上市公司都包含進去,就像打牌一樣,打到十一又被勾了回去,改革就付之東流了。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了混合所有制,我們歡欣鼓舞,終于找到一個出口。我們希望把混合所有制企業能區別于傳統的國企進行管理,再找到第三條道路,既有國企的管理,又有民企的管理,還有混合所有制企業的管理。既然混合就不是單純國企,為什麼不能給混合所有制企業找到一個管理方式呢?

       十九屆四中全會肯定了混合所有制對國有經濟的作用,其實國有企業的家數不是越多越好,國有企業家數也不宜太多,應是抓大放小,而國有經濟應該越來越強大,國有經濟做強、做優、做大才是根上的事。現在也在改變說法,大家可以仔細去看,過去講的是國有企業做強、做優、做大,現在是國有資本做強、做優、做大,提法上發生了變化,我們認識的深度在進一步加深。國企經過40年的漫長改革,找到了混合所有制,架起國有經濟和市場經濟相結合的橋梁,只要我們堅持,不再把混合所有制流于形式,不再把混合所有制認為是國有混合所有制,這樣我們離成功就不遠了,我們就為改革而歡呼。因為我們又迎來了一次重大機會,是黨形成的決議、共同的認識。國企改革我們找到了解決的方法,問題是這個方法大家是不是想清楚了,是不是真正喜歡它,還是只是“葉公好龍”。如果還是抱殘守缺,把混合所有制簡單流于形式,再給勾回去,我們就會失去這個寶貴的機會。

第二,我們的改革取得了很大的成就

       我今天站在這里和大家分享國企改革的認識,就是因為中國建材因改革取得了?浯蟺某杉 /span>20年前,中國建材集團營業收入僅有20億,是一家資不抵債的公司。它是如何怎麼發展成現在營業收入4000億、利潤300億,全球最大的建材公司呢?這家公司沒有任何的壟斷。要說國家的支持,20年前國家給的支持更多,但那個時候公司卻步履艱難,但恰恰是因為邁入市場,公司又活了起來,而且活得還不錯。不僅中國建材一家國企這樣,這其中一定是我們做對了什麼,那麼我們做對了什麼呢?現在我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       成就一︰上市混合

       今天中央企業70%的資產在上市公司,或者說我們主要參與競爭的都是上市公司,很少是國有獨資公司。上市後,募集的大量資金用于支持公司的發展,如果沒有上市,大多的國企和央企可能活不到今天。上市是我們做得非常正確的選擇,當然當年上市的時候也是因為沒有資金,才選擇去上的市。上市以後,我們引入市場機制,就得按照上市公司的標準來要求自己,盡管沒能全做到,但畢竟和過去單一的國有企業不同了。任何政府部門都會想到這是一家上市公司,要注意到還有股民,還是有約束的,所以“上市”對我們來講意義深遠。我先後經歷了北新建材在深圳上市、中國建材H股在香港上市、國藥控股H股在香港上市等等,目前中國建材有13家上市公司,國藥有6家上市公司,通過上市,企業募集大量資金,同時引入市場化機制,在市場監管下發展。

       成就二︰董事會建設和薪酬改革

       外部董事佔多數的董事會、薪酬制度改革等等,這些對央企來講是一件很大的事情。外部董事在董事會佔多數是對的。《公司法》里只有董事,沒有外部董事、獨立董事、職工董事之分,不管董事來源是什麼,在董事會里只是董事,而且董事最大的作用是促進企業發展,而不是在董事會里一部分董事監督另一部分董事。應該由董事長做班長,組織董事們一起開好董事會。董事的來源可以是多元化的,因為通過來源調整董事結構,減少內部人控制的可能。董事個人要對自己負責,要對公司負責,這個問題不能搞糊涂。

       我們的薪酬制度也是做了半市場化的改革。二級、三級公司是放開了一些,但我們還是有一些限制,所以我們沒有完全市場化,是半市場化的薪酬制度。即使半市場化的薪酬制度,在今天看來,仍然起到改革的作用。所以,國資委外部董事佔多數的董事會和薪酬制度的改革,促進了整個央企的進步,我們應該肯定它的進步作用。

       成就三︰堅持主業和瘦身健體

       這些年,國企、央企堅持主業的做法是對的。國資委主張央企三個主業為限,“一主兩輔”。最初企業都不是很理解,但正是因為有主業的限制,成就了48家央企成為世界500強。大家知道,很多企業一有賺錢業務就想做,如果沒有這個限制,這些企業今天都不知在做什麼。過去這幾年,很多民營企業沒有主業意識,就犯了錯誤,都是機會主義,沒有長期主義,覺得什麼賺錢就一哄而上做什麼,結果形成很多損失。

       在瘦身健體方面,央企取得了很大的進展,也是做對的事情。近三年,央企減少近1. 4萬家企業。中國建材減少400多家企業,管理層級從7級壓減至4級,壓減冗員5萬人,未來三年還要再壓減5萬人。中國建材的財務杠桿降低13%。而恰恰相反,很多民企卻在抵押資產、質押股權,大舉擴張規模,過去國企曾走過的彎路他們又全犯了,犯一輪錯誤後才明白這個道理。

       成就四︰創新轉型

       大家都知道,央企是創新的組織,一大批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標志性重大科技成果,如大國重器等都是由央企完成的。像中國建材有26家科研設計院,3.8萬名科研人員,1.2萬項專利,中國建材行業幾乎所有的技術都是由中國建材提供的,每年國家科技一等獎、二等獎都是中國建材所獲得。這些年,我們的創新轉型做得都不錯。

       成就五︰“一帶一路”

       在“一帶一路”建設過程中,國企、央企領頭打頭陣,比如架橋、修路、打井等基礎建設都是國企、央企承接的。中國建材在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建了300多個水泥廠,全球65%的大型水泥廠是由中國建材建設的。試想如果沒有這些水泥廠,當地該如何架橋、如何修路,過去非洲地區每噸水泥2000元,現在只有300-400元,大大降低了建設成本。30年前,中國的水泥設備等都是從跨國公司購買,而現在很多跨國公司都是從中國建材購買,“30年河東,30年河西”,為此我們做出了重大貢獻。當然我們在“走出去”道路上,在“一帶一路”建設過程中,也和跨國公司共同合作,共享機會。我們在進博會上簽署相關合作協議,與ABB、施耐德等很多企業尋求合作,而不是“吃獨食”。

       成就六︰黨建工作

       2016年10月,全國國企黨建工作會在京召開,習近平總書記作了重要講話,國企的黨建工作有了實質性提高。黨建工作很重要,企業做大了用什麼管理整個公司呢?西方有一個詞叫“企業文化”,企業文化還有一個深刻的解釋是“企業宗教”,不然企業幾萬人、幾十萬人分布在世界各地,靠什麼有統一的思想。中國公司也是如此,要建立自己的企業文化。實際上黨建工作就是我們基礎的政治文化,這些年整個市場環境淨化,我們可以安心做事。過去我們做事情,要考慮到方方面面,要按照社會?K規則去做;現在做起來就很簡單。黨建在企業里,我主張黨建文化一定要和企業經營相結合,中國建材在黨建工作中,牢牢堅持“四個結合”。一是黨建工作要和治理管理結合,始終堅持兩個“一以貫之”;二是黨建工作要與生產經營相結合,不能“兩張皮”;三是黨建工作要和企業文化相結合;四是黨建工作要和廉潔從業相結合,真正發揮獨特的政治優勢。

       國企要向民企學習他們的市場意識、企業家精神、市場機制;而民企要向國企學習戰略規劃、管控體系、黨建文化和團隊建設,這是民企比較薄弱的。國企和民企要互相學習,取長補短,不只是國企向民企學,民企今天出現很多問題,也應該好好研究國企這幾年都做了些什麼,也要向國企學,這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第三,我們面臨的挑戰

       我們現在面臨不少的挑戰,大家可能會說,國企既然搞得這麼好,那就別改革了。其實說得不對,因為我們還有更高的要求,我們要建世界一流的企業、要實現高質量發展、要加大國際化步伐,所以要繼續改革。我們前面的改革還有不到位的地方,還有半市場化的東西,還有面臨很多挑戰。我們的改革還有最後一公里,改革還有最後一扇門必須推開。當前國企改革面臨三個挑戰。

       挑戰一︰市場化競爭中性的問題

       不論國際市場還是國內市場,企業競爭要中性。按照國企的分類,如果是公益保障類的企業,就應該國企自己做,民企不一定參加,因為屬于非競爭領域,本身是政策性也不賺錢,即使賺錢也是有政府補貼。在競爭領域的國企,就應該堅持競爭中性原則,否則在市場里,一方面用的是納稅人的錢,另一方面是和納稅人在競爭,這樣邏輯就出了問題。如果不符合競爭中性,國企在國際上也無法招投標,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挑戰。講到國企,有些人認為是“中央軍”,有“紅帽子”,殊不知在國內市場競爭時,民企會認為不公平,到國外去會遭到當地企業的抵抗,他們認為當地企業怎麼能和一個國家進行競爭。

       我們的企業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國企。比如,我原來工作過的北新建材,中國建材集團在中國建材股份持股44%,而中國建材股份在北新建材持股35%,也就是說,在北新建材這家上市公司里國有股不足15%。澳大利亞提出所謂的競爭中性,是指國有股不得超過30%;美國最苛刻的州立法規定國有股不得超過25%。而我們很多的上市公司里,真正的國有股其實都不到20%,還戴“紅帽子”參與競爭,其實完全沒有這個必要。

       現在我們有了混合所有制,摘掉了國企的帽子,要進一步鞏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成效。真正做到國資委管資本,聚精會神地管好資本;中國建材集團是投資公司,決定投資為國有資本增值;混合所有制企業,就是一般性競爭性企業。這個問題不解決是不行的,因為我們遇到了挑戰,不能自講自話,要講大家通用的語言,要被市場接受才行。

       挑戰二︰弘揚企業家精神

       習近平總書記說,市場活力來源于人,特別是來源于企業家,來源于企業家精神,中央和國務院發文指出,國有企業也有國有企業家。遺憾的是,很多政府官員包括社會都不承認國有企業有企業家。任正非是企業家,馬雲是企業家,但央企有創新的領導人是不是企業家,在座大家說是,但社會上有人不認為是,覺得是國資委紅字頭任命的干部。如果一個企業沒有企業家精神,如果企業家沒有主心骨,這個企業是很難做好的。也有人認為企業的領導人、管理者是企業家,其實也不完全是,那些具有創新和冒險精神、善于捕捉機遇的人才稱得上是企業家。

       最近在山東召開了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論壇,很多知名企業家都在會上進行了交流,山東重工董事長譚旭光、萬華化學董事長廖增太、徐工集團董事長王民等三位地方國企的負責人也參加了主題論壇,大家覺得譚旭光、廖增太、王民更像企業家。關于企業家精神,現在社會上喊得挺響,但有關部門是不是要接納企業家精神,是不是要真正保護、愛護和弘揚企業家精神,這是根上的事。我們看到現在地方國企改革緊緊圍繞弘揚企業家精神,比如王民65歲,為了保證他能繼續做,徐工集團退出一部分國有股;董明珠65歲,珠海國資委退出格力一部分國有股,來保證她能繼續做;上海綠地三家國企持股48%,職工持股26%,三家公司發表公告,不做一致行動人,保證張玉良做董事長。他們都明白一個道理,企業如果沒有一個企業家,那麼這個企業就沒法做下去。實際上企業家是國企的核心,不要認為有個干部就可以做企業。現在有些地方國企搞得一塌糊涂,就是因為這些企業的負責人大量改由政府的廳局長擔任,使企業行政化,這些國企又怎能做好呢?

       挑戰三︰如何建立共享機制

       企業到底是為了什麼?1975年美國大企業圓桌會議制定了一個原則,即股東利益最大化、股東至上,指導了全球多年的資本主義社會發展。現在他們又聚在一起開會,認為現代企業不能只關注股東,還要關注利益相關者。我們進行市場經濟改革,企業到底為什麼?為國家保值增值沒有錯,沒有所有者就沒有企業。但經營者和勞動者呢?勞動者不能只給他們成本,因為他們靠工資連房子都買不起。勞動者應該參與公司財富的分配,共享成果。所有者可以得財富,但沒有必要全部財富都歸所有者。今天的新經濟和創新也一樣,企業創新後的財富是否只歸創業者少數人,還是應該分配一部分給員工,因為員工通過5+2、白+黑的工作付出很多勞動。我的想法是,我們必須建立新的分配機制。

       關于分配報酬,十九屆四中全會首先提出的就是勞動,這也是我們社會主義最基本的東西。我們的分配規則必須改變,財富分配應惠及職工、惠及所有利益相關者,而不是被所有者全部拿走。民營企業所有者是這樣,國有企業的上級單位也應該想通這個問題,國有企業的財富不能都被國家拿走,要讓出一部分給管理者、勞動者。企業的員工、企業財富的創造者應該得到應有的收獲。埃及國家立法,企業的利潤至少要10%分配給員工,這里指的是財富,而不是指工資成本。

       國企應該積極改革。比如說華為,去年我專門和任正非談了很長時間,華為的成功主要是因為有任正非的企業家精神,加上它的財富分享機制。我們學萬華,萬華做得好也是因為機制,萬華的股權結構是國有股20.6%,職工持股20%,剩下是散戶。習近平總書記去年6月13日視察萬華時,講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,“誰說國企搞不好,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革,抱殘守缺不行,改革能成功,就能變成現代企業。總書記講的這一席話回答了國企改革的關鍵點,是指導國有企業改革的箴言。

       “誰說國企搞不好?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革”就是說國企能搞好,但搞好一定要改革,不能不改革。現在有人認為國企搞得很好,還改哪門子革?“抱殘守缺不行”,我們關鍵要理清楚“什麼是殘”“什麼是缺”“誰在抱殘”“誰在守缺”,這是我經常思考的問題。過去那些條條框框、陳舊的觀念就是“殘”和“缺”。政府部門和國企領導人都有“殘”和“缺”。“改革能成功,就能成為現代企業。企業想成為世界一流的前提是改革能成功。

       從事國企改革部門領導,國有企業的領導人都要認真思考總書記講的話,要不要捫心自問,要不要自我反思?要不要為改革勇于擔當,放手一搏?如果認為改革都是別人的事,責任都是別人的,和自己無關,國企改革恐怕一萬年都完不成,也永遠沒有結束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謝謝大家!